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1782章 仁至义尽
    “若守一辈子能避免妖僧为祸,那就守一辈子又如何?”七戒大师一声叹息。

    苗毅再怎么劝都没用,老和尚这份舍己为人让人不知是该佩服还是该骂他迂腐。

    倒是血妖试着来了句,“不如干脆引天庭的人马来,天庭就算不能解决掉妖僧,也定会派人看守,也许比我们看守还更周全。”

    “不行!”苗毅一口打断,“天庭的人来了固然能看守住妖僧,然妖僧必然要报复我们,妖僧见过我们,只要跟天庭一说,后果你自己想去。”

    血妖默了默,微微点头,又问:“可你不是说天庭正在大肆搜索迟早要找到这里吗?”

    苗毅:“天庭不可能将全部人力投入到搜索中,以我看,至少得一万以后才能找到这。也许远远不止一万年,搜索的距离越长,需要探寻的横纵范围就越广,搜索进度只会更慢。目前来看,在我们没办法解决掉妖僧的情况下,能拖就先拖着,以后看能不能想到其他办法来解决。”

    八戒道:“大哥,我和八悔来这里的时候,在离此不远的地方见到过一个宜居的星球,你能不能派点人来看守这里,防止有人进入这颗星球不就行了。”言下之意是能替换出七戒。

    “妖僧南波的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一般人也抵御不了妖僧的索命梵音,而在星球外部封锁的话,人少了不行,谁也不知道迷路的人会从哪跑出来,何况带人过来想通过天庭的搜查进入这里有些麻烦。就算我能派人来,也只能是派绝对的心腹过来,我不想大家留在这里,同样也不愿我那些心腹手下耗在这里。”苗毅斜了眼七戒大师,“再说了,还得问问大师愿不愿离开,如果愿意,我可以想办法。”

    “阿弥陀佛!”七戒大师合十一声,直接拒绝了,“谁守在这边都一样,老衲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老秃驴,你……”八戒翻了个白眼,甩袖,算了,懒得说了,知道这固执的老家伙说什么都白搭。

    商谈的结果和没商谈没什么区别,七戒大师还是不愿离开。

    苗毅和八戒出了峡谷后,一个向峡谷另一岸走去,一个往湖畔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八戒突然转身喊道:“大哥!”

    苗毅停步回头,问:“有事?”

    八戒走了过来,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大哥非杀玉罗刹不可吗?”

    这话问的苗毅有些冒火,为这事快把他给纠结死了,把自己侄子的娘给杀了的话,自己以后如何面对自己侄子,要不是这混蛋搞出这样的事来,自己至于这么头疼么?

    八戒看了眼他的脸色,低头低声道:“其实我觉得玉罗刹不会再干什么对大哥不利的事情,毕竟孩子都生了。”

    “孩子?”苗毅冷笑两声,道:“你是没在外面接触过她这种人,到了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真要涉及到利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牺牲的。现在的关键是,我们掌握了她的秘密,已经威胁到了她的利益,她还能不能放任我们活着回去!”

    八戒一脸痛苦,艰难地问道:“大哥想什么时候动手?”

    苗毅扭头便走,他也纠结的不行,给不出答案。

    湖畔,吊脚楼外的台阶上,简单将长发束在脑后的玉罗刹正抱着孩子放在双腿上逗乐,指尖刮着孩子的小脸蛋,“心湖,笑一个给娘看看。”

    粉雕玉琢的小家伙却乱扭着脑袋,张嘴裹住了玉罗刹的指尖吮吸,立刻将玉罗刹自己给逗乐了,笑如银铃,咯咯笑的不行。

    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八戒,发呆!

    无意间回头看到的玉罗刹愣了一下,旋即笑靥如花,抱着孩子站了起来,走了过来,笑道:“回来了,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又被大哥骂了?其实吧,我觉得有些事情大哥真的是为你好,你没必要往心里去。”

    八戒苦笑道:“我们在商量离开的事。”

    玉罗刹脸上笑容渐渐凝滞,知道该来的终究是要面对了,她尽量平静道:“商量的怎么样了?”

    八戒叹道:“老秃驴怕妖僧再次为祸,死活不肯走,非要留在这里镇压,怎么劝都没用,总不能把他绑走永远限制他的自由吧?只要一给他自由,你信不信他立刻能跑回来?那老秃驴真是没救了。”

    玉罗刹一脸动容,随后亦轻轻叹了声,道:“你准备留下陪师傅吗?你若是留下,那我也不走了。”

    八戒立刻被蛇咬了一般,惊叫道:“不走?开什么玩笑?千年前我就可以离开的,为老秃驴多困了一千年,我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他想不开,难道非要别人陪他一起想不开?”

    玉罗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得亏碰上这样的师傅,换了别人只怕早就将你给清理门户了,你还有理了。”

    八戒心烦意乱,挥了挥手,不想说了,朝吊脚楼走去。

    玉罗刹突然淡淡来了句,“你是为师傅的事烦心,还是为我和大哥之间的事烦心?”

    八戒脚步一停,霍然转身,近乎抓狂地吼了一声,“你们到底想怎样?是不是非要逼死我才甘心?”说完双手在头上狂挠,乱吼,乱蹦乱跳,将地上的石子踢的乱飞,在那胡乱发泄。

    玉罗刹捂住了小孩的耳朵,在那笑吟吟看着他,是真的在笑,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意。

    注意到后的八戒指着她狂吼一声,“你还笑的出来?”

    玉罗刹笑吟吟道:“为什么笑不出来,你能如此为难,说明你心里是有我的。”

    “你……”八戒冲来指着她鼻子,最终在她脑门上戳了一指,“不可理喻!”扭头就走。

    玉罗刹淡然道:“不用这么烦恼,我和大哥之间没事,他不会杀我的。”

    “呃……”八戒再次停步,这次安静了下来,慢慢转身看着她,又凑了过来,试着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我告诉你,大哥那人从小就有果狠的一面,小时候就敢往自己身上捅刀的人,一旦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情,怕是没人拦得住。”

    “他不是还没下定决心么?”玉罗刹淡淡一笑,看了眼怀里眼珠乌溜溜转动的孩子,“看来你还不如我了解你大哥。你放心吧,此事我心中早有定意,我自有办法解决,不过怕是要委屈你一下,就要看你愿不愿意配合了。”

    八戒连连点头,“只要你能解决这事,我肯定配合。”

    玉罗刹嘴角勾起一抹戏谑道:“那就一言为定了,到时候可不许反悔。”

    “……”八戒感觉到了不对,警惕道:“你不会又是要让我留下吧,我告诉你,我留不留下和大哥杀不杀你没关系。”

    玉罗刹:“你想多了,不会影响你离开,也不打你,也不骂你,只是要你离开后配合点事情。”

    八戒奇怪道:“你究竟有什么办法?”

    “你去告诉大哥,就说离开前我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玉罗刹扔下话抱了孩子离去,就是不告诉他。

    八戒也有点担心苗毅会偷袭动手,赶紧屁颠颠跑了回去,将话转告给了苗毅。

    峡谷上方的山崖上,苗毅站在屋檐下眺望远方的湖畔,八戒眼巴巴看着他。

    沉默良久,苗毅徐徐道:“我等着,希望她能说到做到!”

    然而这一等就等到了最后一天,等到了大阵失控的那一天,也不见玉罗刹给出交代,在这里呆久了的人都有经验,知道正午时分就是大阵短暂失去控制的时分。

    守候在黑夜冷风中,确认了玉罗刹没有逃走,晨曦绽露,苗毅从山坡后走了出来,迎着晨曦走来,不疾不徐地走向了湖畔,走到木屋外,唰一声拔出了长剑,杵剑站在了木屋外。

    “大哥!你稍等啊!我马上就回来。”八戒突然开门跑了出来,朝苗毅招呼一声,撒开腿朝峡谷方向狂奔而去。

    玉罗刹也抱着小孩走了出来,慢慢走到了苗毅跟前,笑道:“大哥来了。”

    苗毅道:“你说的答复在哪里?”

    玉罗刹看了眼他把持的宝剑,微笑道:“若是不能给你满意答复的话,你准备怎么办?”

    苗毅道:“你居心叵测,不惜生出孩子来自保,若不能给我个满意的答复,我不可能放你活着离开。”

    玉罗刹依旧微笑:“我为了活命有错吗?你杀了我,将来如何面对八戒和这孩子?”

    苗毅:“拿这个威胁我没用,我已经仁至义尽。看在孩子和八戒的份上,我不占你便宜,你我来一场公平的决斗,要么你死,要么我死,你死了,这孩子我会照顾好。”

    玉罗刹点头:“大哥果然想的周到,我想问一句,如果我嫁给八戒,你会答应吗?”

    苗毅:“不会,除非我死!你的名声如何,就不用我多提了,那个负担无论是八戒还是孩子,将来都承担不起,尤其是孩子,你不要害他们!”

    玉罗刹脸上露出丝丝惨笑,“果然是这样,为什么你们男人可以拥有无数的女人,而女人却不行?”

    苗毅瞥了眼她怀里的孩子,平静道:“因为男人可以同时让多个女人生孩子,女人却不能同时为多个男人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