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1748章 四军动作
    这话真是挠中了徐某人的痒处,徐堂然咧嘴一笑,在她耳边低语道:“副都统……”将苗毅的许诺大概说了一下。

    “啊!”雪玲珑惊喜地坐了起来,胸前两团饱满颤巍巍诱人,有点喜难自禁道:“真的吗?从副总镇直接升副都统?天牝宫能同意吗?”她当然明白副总镇和副都统之间的差距,尤其是摆在这地方,一个鬼市的副总镇和一片星域的副都统之间的差距简直是太大了,看着只是一两级的差距,可简直是天差地别,副都统的位置已经够到了一方诸侯的边了。

    徐堂然嘿嘿道:“别人说这话可能不一定靠谱,但是大人这一点是没得说的,一旦开口许诺了,估计就差不离了,真要办不到也不会亏待我,必有补偿,这事估计是没跑了。唉,大人待徐某不薄,不枉徐某忠心耿耿鞍前马后这么多年呐。对了事情没定下来之前别出去乱说,还有,牛夫人那边你跑勤快一点,大人耳边牛夫人说话最管用了,别最后关头出什么岔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闻听此言,雪玲珑两眼差点冒出小星星来,副总镇夫人和副都统夫人能比吗?差不多是一方诸侯的夫人呢,可谓连连点头嗯声道:“你放心,妾身明白,知道怎么做。”

    徐堂然伸手摸向了她胸口,不无得意道:“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被外面人拿一个总镇的位置随便一糊弄就晕头转向了,现在看到了吧?总镇的位置算什么,转眼几年的工夫,老子马上就是副都统了。”

    “去!”雪玲珑啐了一声,不过想到马上要成为都统夫人,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花怒放,渐渐银牙咬唇,媚眼如丝,最终一声嘤咛,顺着他手倒了下去,搂住了徐堂然主动求欢,两人这次真可谓是抵死缠绵。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女人跟徐堂然跟久了,好坏之分和思想渐渐被徐堂然同化了。

    次日神清气爽的徐堂然和杨召青去认识府内和临时驻扎在荡阴山的人马自是不说。

    苗毅没办法直接联系上天后,只能是直接联系天牝宫长使娥眉,联系之前他直接将青月和龙信的品级晋升了一级,青月变成了二节黑甲,龙信变成了四节银甲。

    突然给二人升级,连被升级的二人也有些莫名其妙,而苗毅公开的理由颇令二人无语。

    为二人晋级的理由是,在鬼市总镇府本部人马几乎全无的情况下,两人不顾显圣修士的颜面为鬼市总镇府看大门,在关键时刻有效拱卫了鬼市总镇府的安全,为后人做出了表率,特此表彰。

    这理由让人觉得古怪,但似乎又有道理,令其他人也无话可说。能找这样的理由为两人升级,二人也说不出是哭笑不得还是有些感慨,这么多年了。

    当然,给这种级别的人晋升品级苗毅自己完全能做主,只要做到让人无话可说就没什么问题,不需要上报,可苗毅还是联系上了娥眉,有意禀报了一下,抛出这事来试水。

    娥眉接到消息后,请他稍等,其中的过程不说,但这事最终还是转告到了天后夏侯承宇手上。

    夏侯承宇也明白,经过了过滤能到自己跟前的事情就代表夏侯家不会阻拦,可以由她做主,给予苗毅的回复是同意,没其他意见。

    隔日,苗毅又再次上报,因鬼市总镇府扩张成了幽冥都统府,恳请将幽冥都统府现今所有人马升上一级,说明是正儿八经的需要,并表示这种事情天庭以前就有先例,再三恳请天牝宫答应。

    这次不是给一两个人升级,而是给都统府十万余人全面升级,已经不是他苗毅权限范围内能做的事,需要上面的旨意,这么多人升级不单单是升级的事,还牵涉到上面划拨俸禄等一系列问题。

    娥眉接到禀报第一时间通知了夏侯家,夏侯家对此没任何意见,一群低级玩意再升一级也是低级玩意,何况俸禄又不需要他夏侯家掏钱。

    这种事情到了夏侯承宇面前,夏侯承宇也不敢做主,俸禄需要天庭划拨,而且牵涉到这么多人。而夏侯承宇也算是对苗毅表示出了足够的支持,为这事挺着大肚子亲自找到了青主禀报。

    同样的,这事在青主眼里也就芝麻点大的事,何况本就有先例,让夏侯承宇自己看着办,走正常的章程就行了。

    青主不反对,夏侯承宇自然是支持的,走完章程迅速拟旨,命苗毅的老熟人闻泽携带旨意紧急赶往鬼市宣旨。

    旨意到达后,都统府十万人马集体升级,苗毅变成了三节紫甲。

    如愿变成了四节紫甲的徐堂然期待不已,前提已经完成了,品级已经足够了,为自己登上副都统的位置扫清了障碍,不知自己副都统的位置什么时候能落实下来。

    青月又从二节黑甲变成了三节,龙信也从四节银甲变成了五节,才几天的工夫等于是连升两级,这升级速度之快让久不升级的二人有点不习惯。

    大军集体升级,让整个幽冥都统府上下变得喜气洋洋,可谓士气大振,能把这样的事情搞定,让众人看到了苗毅的能耐,对前途又多了几分信心,需知都是好多年品级没变化过的人。

    这边高兴,外面天庭的东南西北四军却是风云激荡,几乎先后都组成了巡查人马对四军进行严厉整顿,接受上上下下的伸冤举报,发现问题强力整顿。整顿之初一支支临时调配的精锐大军率先抵达各要地镇守,防备哪里出了乱子可以以雷霆之势火速镇压,如此强势的劲头,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头落地,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闹得四军人心惶惶到处哭哭啼啼,可四大天王这次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虽然知道有些问题没办法整个彻底,可也要起码弄出个样子来,让下面知道畏惧,今后知道什么是底线。

    这场整顿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而北军寇天王更是率先下令组建新军,由侯爷寇铮亲自负责这批新军的组建,组建成功后也归寇铮直接统帅,专门从底层筛选修为不俗的人,目标几乎也锁定了山神、土地之类的人群,毕竟不是所有精锐都投靠了鬼市那边,留下的其实还是大多数。北军有此举动,显然是受了牛有德那边招人的提醒。

    这新军的组建最直接受惠的人就是寇铮了,等于是手上捏了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精锐人马。

    北军这举动一出,另三位天王立马跟风,东、南、西三军也立马跟进新军的组建。

    总之四军大动作不断,简直是在四军内部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惊涛骇浪,也就是四大天王压的住敢这样搞。

    广天王府,命人送走一批哭哭啼啼的妇孺后,王妃媚娘也头疼了。

    西军的动作太大,她这里也跟着受影响,下面不断有经常见面的贵妇人跑来求情,这个的弟弟要被抄家了,那个的哥哥要被斩首了,这家的妹夫要怎么了,那家的姐夫要怎么了,各种各样名堂的找上门,都是自己夫家不管或不敢管了,一个个跑这里来求她到王爷那边求情的。

    “嘻嘻,娘!又打发走一批了?”媚娘正在头疼揉头,门外广媚儿伸了个脑袋往里探视着俏皮一声。

    “死丫头,连你也看你娘的笑话是不是?”媚娘拍桌瞪眼。

    广媚儿吐了吐鲜红的舌头,站了出来嘘声道:“娘,父王来了。”

    话刚落,外面已经响起了广令公乐呵呵的声音,“谁那么大胆子敢惹王妃生气?”人跟着话拐进了门内。

    媚娘赶紧起身行礼迎接,并瞪了女儿一眼。

    广令公落座后笑道:“怎么,又有求情的上门来了?”

    媚娘在旁坐下,唉声叹气道:“都是熟人,不见又不合适,妾身又允诺不了什么,只能是好言相劝。”

    广令公冷哼道:“理她们作甚,直接让下面找个理由打发了不就完了。”

    媚娘迟疑道:“这合适吗?毕竟都是王爷手下大臣的夫人。”

    广令公斜她一眼,知道她另有心思,不想得罪太多人,怕以后那啥。可在广令公看来,这纯粹是想多了,若将来连天王府都不能做你的倚仗,你还指望这些妇人能为你得罪人出多大的头?简直是痴心妄想。

    不过这想法他也只是放在心里,没说出来给她心里添乱。见女儿将茶水奉上,笑着岔开了话题,“媚儿最近在干什么?”

    广媚儿走到他身后,一双粉拳给他捶着肩膀,唉声叹气道:“父王最近忙的很,母妃这里又整天哭哭啼啼的,烦都烦死了,一来人我只能躲着,不然以前的那些姐妹都要找到我头上来,让我找父王为她们的什么舅舅之类的求情,我都不敢出去玩了。”

    “哦!那看来最近真是把我们媚儿给闷坏了。”广令公哈哈大笑。

    给他捶着肩膀的广媚儿突然问道:“父王,听说那个牛有德真的成了幽冥都统?”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这事媚娘又有些闹心,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嗯,是有这么回事。媚儿,你好像挺关心他的嘛。”广令公回头看了眼。

    广媚儿略显尴尬道:“普通朋友嘛。”

    广令公乐呵呵道:“那不正好嘛,你不是整天躲人都找不到地方玩吗?鬼市没去过吧,既然和牛有德是朋友,可以去鬼市玩玩嘛,谁还能跑那找你不成?”

    广媚儿眼睛一亮,双手停在他肩头,试探道:“父王,真的可以吗?”

    媚娘也略显迟疑道:“王爷,这合适吗?”

    广令公淡然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公事归公事,朋友归朋友,只要她不瞎往公事里面卷,我还能阻止她见朋友不成?谁又能拿这事说本王什么?不过话又说回来,让她多接触接触有能力的青年才俊也不是坏事,总比整天和那些拈花惹草的纨绔子弟混在一起好,让她看看什么样的人才是求上进的对她也有好处,免得以后嫁人不知所谓给本王找个废物女婿。”

    “爹!”被说的害羞的媚儿捶了他一拳,嘟嘴道:“我才不嫁人,永远陪着爹和娘。”

    媚娘忍俊不禁白她一眼,“这不是说胡话嘛。”

    广令公呵呵一笑,道:“媚儿,别怪父王没提醒你,找牛有德玩归找牛有德玩,你们的关系仅限于普通朋友关系,若能坚持这一条,你随时可以找勾管家安排,以后想去鬼市也随时可以去,但是超越普通朋友关系的事情不许发生,否则别怪父王禁足。”说罢起身,“好啦,本王还有事,顺道过来看看,你们母女两个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