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1186章 茅塞顿开
    苗毅嘬了嘬牙花子,目光在黑炭身上溜了溜,心想老妖怪有病吧,黑炭又不通法术,只有些许本命神通,根本无法施法驾驭战甲,砸下了三十三颗五品结丹是吃饱了撑的吗?

    不过转瞬明白了,这不是给黑炭驾驭的,而是给他驾驭的,让他驾驭着保护黑炭,妖若仙是一贯地优待死胖子啊!

    远处观望的鹰无敌等人看的倒吸一口凉气,一只灵兽竟然配全套红晶战甲,这么大体型消耗的晶红估计随便能给人炼制个七八十来套红晶战甲吧。

    需知红晶级别的法宝炼制起来很困难,一般的炼宝师难以驾驭其特性,这个道理就算是凡夫俗子中的铁匠也明白,越坚韧的东西打造起来就越难,其难度就如同其坚韧程度一般,尤其是炼制战甲的复杂程度远高过一件武器,一把刀的构造是远不如一件战甲复杂的。

    如果一个人炼制的话,炼制出这么大件的战甲估计没个几十年工夫下不来,按大世界的标准,光工钱都不得了,换了谁花个几十年工夫帮你做一件东西都得收高价,人家停个几十年不修炼,自然是要大赚一笔才够做补偿的。

    另就是红晶中的精粉含量低,这只灵兽身上战甲的价值可想而知了,诸人看看都觉得太奢侈了,他们还不知道其中投入了三十三颗五品结丹。

    算了!稍微肉疼了一阵的苗毅又看向了云知秋手中的玲珑宝塔。

    云知秋道:“此塔放大后高五丈,不便在外人面前施展,实在太过惹眼,你自己回头再琢磨吧。”

    高五丈?那得消耗多少晶红?苗毅嘴角扯了下,问:“花了多少材料炼制出来的?”

    云知秋:“为了抢时间炼制这些东西,妖若仙召集了小世界三十多名炼宝高手联手炼制,他在那指点,其他人轮流上阵,几十年下来一下都没停过,才将东西给赶制了出来。而红晶打造的东西炼化比较困难,加上你从仙行星弄来的那根红晶柱子体积太大,等到要用时再临时炼化黄花菜都凉了,因此背后还有数千人轮流赶工炼化你从仙行星弄来的那根红晶柱子,随时保持妖若仙炼制材料的及时供给,一座山都给烧红了。至于花了多少材料,你从仙行星弄来的那根十几丈长的红晶柱子扔进去了还不够,又扔了根大链子进去才凑齐,光五品结丹就砸了四十多颗进去。”

    苗毅听的神情直抽搐,哭笑不得道:“这两件东西简直是拿钱堆出来的,若不是在仙行星发了笔大财,还真吃不消,可花了这么大代价炼制出的玲珑宝塔也仅仅是一件五品法宝而已,按道理投入这么多的红晶,起码得炼制成六品法宝吧?”

    云知秋叹道:“这也没办法,你修为不够,六品法宝给你也驾驭不了,只能将就着炼制成五品法宝用。牛二,钱都是小事,只要砸出去能保平安,花再多的钱也值得,所以我把你将要面对的情况跟妖若仙说了,妖若仙已经答应了再帮你炼制两件法宝防身,炼宝材料已经给了他,他争取在你参加考核前帮你炼制出来。”

    苗毅欲言又止,他并不想花太大的财力折腾,一些东西是想留给云知秋她们当今后的修炼资源的,万一他不在了,云知秋等人也不至于手头上紧张,他已经做了万一回不来的思想准备。

    然而云知秋做都做了,他现在也不便再说什么让云知秋提心吊胆的话。

    两件宝物苗毅收了,暂缓了修炼的心情,几十年难得和云知秋见面,准备暂陪陪她。

    两人笑谈于幽僻山林,鸟鸣空灵。两人站在岛上山巅眺望,碧波万里,海阔天空。两人漫步于层层浪推的沙滩上,留下两行脚印,谈笑忆当年,忆往昔。

    苗毅本想留云知秋多放松两天,云知秋却觉得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不想打扰他修炼,为了帮他尽快收心,临走将话题扯到了修炼上:“你在这里修炼的效果如何?”

    苗毅苦笑:“效果多少有点,最大的效果怕也就是修为有些提升。”

    云知秋沉吟道:“你那所谓的一枪十杀还是没有达到你想要的效果?”

    苗毅叹道:“谈何容易,我都不知遭到自己法力反噬伤了自己多少次,根本没办法将一枪十杀分开使。”

    云知秋听的直皱眉,问:“你为什么非要将一枪十杀分开使?既然它本来就有那么大的威力,你何必要弱化它?就当做你的杀手招不行吗?”

    苗毅道:“不分开的话,我一使出这招自己立马就废了,根本没有后力再对敌,否则你当我愿意吃这苦头?”

    云知秋摇头:“你说的我明白,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不通,你既然无法拆开此招,既然做不到为何非要强求?为什么非要如此执着逮住这招不放,重新练一新招不行吗?一枪十杀是一招,一枪一杀也是一招,你能使出一枪十杀,为什么不能使出一枪一杀?为什么非要将一枪十杀拆开成单独的一枪,你反过来想,直接将一枪修炼到你将一枪十杀拆开后的威力不也一样嘛,由简到难不是更轻松,何必要一下从那么高的高度开始?太难的不行,为何不放下,试试简单的?”

    “……”苗毅可谓瞬间哑口无言,愣愣呆呆地看着她,有种傻眼的味道。

    云知秋还当自己说的不当,摆手一笑道:“我不清楚你内在的修炼情况,我只是以局外人的观点随口一说,不行就算了,我就是觉得你修炼老是法力反噬把自己给弄的受伤不是长久之计,你那样容易出事。”

    啪!苗毅突然重重拍了下大腿,一下将云知秋拦腰抱了起来转圈,欢呼道:“放下!你说的对,放下!你这个局外人说的太对了,为何非要如此执着逮住这招不放,就是要放下!”

    云知秋一番话真是把他给高兴坏了,真可谓是当头棒喝,为何不放下?

    是啊!为何不放下?

    这么多年了,他想的一直是如何将一枪十杀分开来使,因为一枪十杀的威力在那,他舍不得一枪十杀的威力,为此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云知秋一番醍醐灌顶之言才令他发现自己钻了牛角尖。

    一枪十杀就是一枪十杀的威力,为何要弱化它,为何要执着不放?放下重新开始不行吗?从简单的开始不行吗?

    不但是他,见识了他一枪十杀威力的鹰无敌等人也全部被他带进了死路,都成了局中人,反倒是云知秋这个没入局的局外人一言令其茅塞顿开!

    见他似乎顿悟出了什么高兴成这样,被抱着转圈转得裙角飞扬的云知秋也开心,笑咯咯地捶着他肩膀,“人都快被你转晕了,快放我下来。”

    放下她的苗毅却不肯轻易放过她,抱着她俏脸那叫一阵狂亲,撒手后苗毅双手叉腰,眉飞色舞道:“夫人金玉良言使我茅塞顿开,茅塞顿开呀!”

    “一脸臭口水!”被亲了一脸口水的云知秋抖出手帕边擦脸边说道:“我就随口一说,你觉得有用就行。”

    “哈哈……”苗毅仰天狂笑,这些年因为一枪十杀积聚在心头的阴郁之情可谓一扫而空,整个身心都感觉轻松了,迫不及待想试试。

    云知秋不想打扰他修炼,没有逗留,先返回了天街。

    而从这天开始,苗毅暂停了和鹰无敌等人交手试炼,经常出现在海边沙滩上,提枪面对大海闭眼凝神,聚集精气神之后陡然刺出一枪。

    此举自然不能助他一步登天,一蹴而就出新招的事情没那么容易。

    鹰无敌等人也经常远远观望沙滩上的苗毅,时而见苗毅快刺出一枪,时而又见苗毅缓缓刺出一枪,显而易见在感悟什么。

    自开始换了个方式练枪之后,苗毅一回到山洞中总感觉进入了囚笼,从此便不在居于山洞,就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修炼,无论烈日骄阳,无论狂风暴雨,无论惊涛骇浪,始终暴露在日月星辰中静坐,感受天地万物,助自己的感知放松、凝聚。

    鹰无敌过去问了一次话没得到回应后,便不再靠近了。

    不过几个月的工夫,苗毅身上穿的衣服便不能看了,头发也变得乱糟糟的,无拘无束,披头散发,胡子也没刮过。

    负责饮食起居的胡妃好心,想过去提醒苗毅洗漱一番,却被鹰无敌拦了下来,“尽量不要去打扰他,他现在似乎有了什么新的感悟,已经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这种状态难得,大家守好四周不要让人靠近打扰便可。”

    几人相视一眼,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而鹰无敌也和天街那边的伏青联系了一下,让他在天街那边打好招呼,尽量不要让天街那边的事物打扰苗毅。

    然而想彻底没打扰也不可能,毕竟苗毅身居在那个位置上,定期要和东华总镇府那边联系。

    不过除此外,苗毅几乎就在海边那方寸之地练枪、打坐修炼,如此反复。

    画地为牢,这一状态一持续就持续了将近十年之久,十年间没吃过一口东西,没喝过一口水,朝吸晨露,暮饮清风,辟谷苦修,身上衣服破破烂烂,到处春光外泄,不过太脏了也没人看。

    十年后的一天,轰!突然一声天摇地动之声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