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全能司机 > 第四六一章 新婚之夜
    两名老者返回,王府内的气氛却是瞬间降了下来,再也热闹不起来。

    孟元看了眼白檬和宋剑,又看了看白强,叹了口气,他拍了拍白强的肩膀,道:“白老弟,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这件事情,牵连甚多啊。”

    白强摇了摇头,道:“多谢城主大人提醒,只是,小女和宋剑的婚事,是绝对不会再更改了。”

    孟元看到众人态度均是这么坚决,事已如此,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哈哈一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可要讨杯喜酒来吃了,哦,对了,红包,这可是个大事,差点忘了,来的匆忙,也没备什么好东西,这枚一次性的防护手链,就送给侄女做贺礼吧。”

    说着,孟元从手腕上摘下一个玉色的幽光闪烁的手链。

    “这……呵呵,太不好意思了。”白强本想拒绝,不过他可是知道这个手链的好处,手链是一次性的战符,里面储存着妖核和阳石的能量,使用的时候,只需要少量的战气,就可以将这手链激发,出现一个绝对防御的保护层,虽然是一次性消耗战符,但是作用可是很大,能够抵挡五阶战师的进攻,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

    孟元也没和白强客气,送过手链,便心安理得的吃了起来。

    宋剑心中微微有些感动,和众人大喝一番,对于三皇子的提亲,他有些意外,不过却并不害怕,三皇子那个人,宋剑和白檬都有了解,应该说,绝对不是个霸道不讲道理之人。

    夜深了,客人均是散去,白檬驾着满身酒气、人事不省的宋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次,是光明正大的住在了一起。

    “喝这么多干嘛!”进了房间,白檬把宋剑放在了地上的一个貂皮毯子上,“哼,一身酒气。”

    这永恒大陆上结婚的规矩并不是很多,至少,没有闹洞房什么的,也不讲究掀盖头之类的。

    白檬晃了晃肩膀,看着房间里的大红喜字不由笑了起来。

    “这就是结婚吗?似乎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白檬看了眼地上的宋剑,脱下了自己的新娘外套。

    夜深人静。

    白檬取过一床被子,盖在了地上宋剑的身上,她自己则上了床,吹灭油灯,睡了起来。

    地上装睡的宋剑可就有些不淡定了,宋剑当然没那么容易喝醉,他慢慢睁开眼睛,却是发现白檬根本没有理会自己,反而是自己上床睡觉去了,这个女人,太狠心了吧,新婚之夜就让自己独睡地面啊。

    宋剑这样想可真是冤枉白檬了,实际上,男女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还有点搞不清楚。眼看着白檬就要睡着,宋剑无法淡定了,他轻轻呼唤,“嘿,白檬,我好渴。”

    “啊!你活该,干嘛喝这么多酒呢。”白檬虽然这样说,人却是起身下了床,走到桌前,倒了杯茶水。

    “高兴嘛,终于能娶你为妻了。”宋剑佯醉说道,“白檬,你说,咱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

    “啊?这么晚了,做什么啊。”白檬奇怪,“等明天再说吧。”

    宋剑一阵无语,“做些夫妻间能做的事情。”

    “夫妻间的事情。”白檬走到宋剑身边,把水杯递到宋剑的嘴边,“什么啊?啊,是吵架嘛?”

    吵你妹啊,宋剑心中郁闷,他决定,不再询问白檬的意见,直接上手。

    白檬弯着腰,喂宋剑茶水,宋剑慢慢坐起身来,却是假装坐不住,于是白檬另一只胳膊拦住了宋剑的脖子,把宋剑的脑袋放进了自己的怀里,让宋剑倚着。

    宋剑喝了两口茶,嘴边却是不经意的一撞那茶杯,茶杯侧翻,茶水洒在了白檬的睡衣上。

    “哎哟。”白檬叫了一下。

    宋剑赶紧道“没事吧,对不起,哎哟,我给你换。”一边说着宋剑的手一边朝着白檬的睡衣解去。

    白檬也是慌乱,道:“没事没事,哎呀,你干嘛拉,就湿了一点,哎,你手往哪里摸呢,我胸口又没湿。”

    宋剑双唇很负责的覆盖在了白檬的柔软双唇之上,堵住了白檬的抗议。

    “呜,宋剑你疯了。”白檬晃着脑袋,却发现自己反抗的力道越来越小,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冲进自己的脑袋,让自己十分贪恋这种行为。

    宋剑双手没有停止动作,三下五除二解掉了白檬身上的睡衣,接着他只是轻轻一扯,那粉红色的束胸已经掉落在了地上,于是一对小白兔跳了出来,圆圆的,白白的,宋剑毫不客气的抓在手中,将它们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吱咕。”白檬喉间发出莫名奇妙的声音,她的小嘴,笨拙的迎接着宋剑的舌头。

    宋剑趁势而为,放弃了小白兔,顷刻间,把自己的身体剥的精光,然后又去褪下白檬的保险库。白檬死死夹着双腿,喉间发出抗议的声音,这一次宋剑不再理会,手掌在白檬圆滑的双腿上抚摸了几次,手指总是不经意的划过白檬那最私密之处,虽然隔着一层丝绸,不过那种莫名奇妙的感觉让白檬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她死死的抱着宋剑的肩膀,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身体最深处是那么的热,那么的渴望,渴望,渴望什么呢?

    宋剑单手一分,终于褪下小裤,黑暗中,白檬双颊发红,不仅是潮热,更是害羞,心中直骂宋剑流氓。

    宋剑双手不停的动作着,嘴唇也开始在白檬的耳后,脖子间不断的亲吻。

    白檬紧紧的搂着宋剑,她开始享受,开始渴望,心底最深处一股欲,望将她侵袭。

    宋剑手指摸到了那水渍泛滥的泥泞,他也不再等待,轻轻说道,“檬檬,你是我的女人。”

    说着,腰下猛地耸动。

    白檬觉得身体一阵撕扯的疼痛,她搂着宋剑的脖子,大口的喘息,虽然疼痛,但是这点痛苦对与四阶战师的白檬来说,不算什么,疼痛过后,反而是一阵充实的满足感。

    宋剑感受着白檬的变化,见白檬并没有呼痛,他便轻轻动了起来。

    “唔。”白檬喉间翻滚着声音,她喜欢这种感觉,这就是夫妻之间的事吗,果然好舒服啊,看来结婚真的很好呢,就是太羞人了。

    宋剑的动作不断的加快,于是白檬嘴里的声音就大了起来,嗯啊不断,也听不清再说什么。

    门口处,两个身穿花裙的女子趴在窗棂下,不断的吃笑着。

    “小姐说什么呢?”一个女子问到,正是春雨,春雨很奇怪,自己家的小姐怎么说起话来模糊不清的。

    “嘘,不许问!”春风堵住了春雨的小嘴,虽然她也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不过她却是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并且她自己也体会过那种销魂的舒服感。

    春雨点了点头,然后悄悄抬头,想要透过窗棂,看到里面的情形,不过窗户很严实,什么都看不到。

    “唔,啊,宋剑,宋剑我好难过啊,宋剑,唔,嗯。”房间里,白檬的叫声更大了,而且越来越密集,每当宋剑的嘴唇咬着她的奶,头时,她的叫声也就更大起来。

    窗棂外,春雨晃着春风的肩膀,“春风姐,春风姐,不会是宋剑欺负小姐了把,小姐的叫声好让人心烦。”

    “嗯。”春风此时已经浑身发软,双腿间泥泞一片,她心中暗骂自己发骚,心中却是止不住那股渴望,她整个人贴在窗户上,手指轻轻摸向了自己的下面。

    “春风姐你怎么了?你身体好烫啊,你生病了吗?”春雨问道。

    春风整个人红了脸,而这时房间里却是传来了白檬一连窜声嘶力竭的呻叫声。听到着声音,春风啪嗒一下坐倒在地上。

    “春风姐你怎么了?”春雨赶紧扶起春风,手掌不经意的放在春风的胸口上。

    春风嗯啊一声,道:“春雨,扶我回房间,嗯,你的手别拿开,就放在那里,嗯,好舒服。”

    春雨红了脸,她发现自己的手分明时放在春风那硕大的胸脯上,她甚至能感觉到春风的胸脯正在慢慢的变大,变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