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全能司机 > 第一八四章 脆茶花
    宋剑一把扶住了女售票员,耳边听到朴天慧要付二百五十元的车费,十分无奈。

    女售票员明显有些晕车,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

    宋剑的手往下,掐住了女售票员左胳膊上的内关穴处,猛地一按,女售票员立马好多了,她朝着宋剑点了点头,低声道:“多谢了,你还懂穴位呢。”

    这女售票员说着,从自己的包里翻出来一个桃心形的木盒子,从盒子里取出了一片翠绿色的叶子,含在了嘴里。

    朴天慧见女孩没事,放下心来,她转头瞪着宋剑,道:“你说,二百五怎么了?给二百五怎么了!”

    宋剑挠了挠头,一旁的售票员小妹捂嘴直笑,后面的那帮子人听到朴天慧这么说话,一时间都瞧了过来。

    想起朴天慧是个韩国人,宋剑不得不解释道:“在我们华夏国,二百五带有讽刺的意思,所以即使是二百五十元的车票,也会变成二百四十九或者二百五十一,这样子的。”

    “是吗?你们华夏国真奇怪,二百五这个数字很好啊,干嘛要说它是骂人的,你说,是不是又有什么典故。就像那个……哦,那个喝醋一样,是不是?”朴天慧来了精神,问道。

    宋剑愣住了,他忽然发现,虽然每个人都在说二百五、半吊子,知道这是贬义词,但是究竟怎么来的,他还真不知道。

    “嗨,美女,想不想知道,我来告诉你。”后面一个三十多岁留着黑胡须的中年人朝着朴天慧大声道。

    朴天慧看向那帮人,“你知道?”

    “当然,哦,自我介绍一下,小生乃是冀鲁文协笔杆子一个,胸有点墨,熟稔典故,姑娘何不过来一聚?”那人拱着手,拽着文,颇有些洋洋得意的样子。

    朴天慧侧头看了宋剑一眼。

    宋剑点了点头,低声道:“说不定二百五就是形容他们这帮人的,估计他们是真知道来历。”

    “那……我去调戏下他们?”朴天慧低声道。

    “别惹大事,这帮人,会为情自杀的。”宋剑警告。

    朴天慧咯咯直笑,脸上表情突然转喜为怒,哼道:“你都不知道喝醋的,没良心的。”

    说完,朴天慧站起身来,往后走去。

    身后的那帮文协的人立刻闹腾了起来,有的称自己“小生”,有的叫自己“愚”,有的标榜自己“浪子”,宋剑真担心朴天慧的汉语还不够精通,分不清这帮人在说什么。

    不过,很显然文协的人胸中还是真的有点墨水的,那留着胡子的“小生”很快就给朴天慧讲起“二百五”的含义,说在春秋战国时期,有个历史人物叫苏秦……

    那边的人闹哄着,宋剑则看向女售票员,身子咧了咧,道:“坐吧,你能不能把你手中的那个木盒给我看看,说实话,我以前真的没有见过‘脆茶花’。只是在医术上看到过。”

    “你知道它叫‘脆茶花’?”女售票员有些惊喜。

    “它很难辨认吗?传说神农氏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得茶而解……那片‘茶’其实就是这脆茶花的祖先。”宋剑道。

    “你真的知道!”女孩惊喜,把售票员的包包往自己腿上一放,在宋剑身边坐了下来,道:“我爹爹也是这么说的,而且,我爹爹总是引以为傲,因为是他发现了这脆茶花的解毒功能,还不让我告诉别人。嘻嘻,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你爹爹是医生?”宋剑也来了兴趣。

    女孩把手里的桃心木盒递给了宋剑,道:“当然,我爹爹是我们镇子上最好的医生了,以前可神奇了,他总是上山自己采药的,镇子上的人都说他是神医。不过现在我爹爹已经很少看病了,因为神农架被保护了起来,不允许自己采药了。”

    女孩嘀嘀咕咕的说着,说到了自己爹爹的时候,她似乎没有那么害羞了。

    一股股淡淡的药草的香气从女孩身上传来,这是一种很清凉的香味,类似于薄荷,但是比薄荷好闻的多。

    宋剑不由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圆圆的脸蛋十分的可爱,一双大眼睛扑闪着似乎能够挤出来水分,她穿着绿色的丝绸连衣裙,裙子的料子应该很不错,上面的褶皱佩饰很多,像是土家族一带的衣服风格。

    女孩穿着这衣服,虽然有些土气,但正是这种山村的土气,给了女孩带来几分清纯的灵动的感觉,或许女孩算不上很美,至少和朴天慧比起来,差的一些,但是那种轻灵的山村女孩的感觉,却是朴天慧这万变的女人所不具有的。

    宋剑低头,打开木盒,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四片叶子,这叶子长成了爱心的形状,颜色翠绿翠绿的,如同点缀一些灯光,几乎可以与绿玉媲美。

    一股清凉的味道传来,宋剑吸了一口,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他关上木盒,交还给女孩,道:“脆茶花,不仅能够解百毒,还能够清心除烦,安神定心,另外也能够止呕止晕。这叶子卖出去可贵的很,你可真够大方的,竟然把它当做晕车药来用。”

    被宋剑这么一说,女孩脸颊红了一下,道:“我也不常出来的,只是这段时间我嫂子身体不太舒服,留在家中,所以我才跟着我哥出来跑运输。但是我打下就晕车,没办法。”

    “你叫什么名字?”宋剑问道。

    “翠玉,你呢?”翠玉问道。

    “宋剑。”宋剑笑了起来,“你也是跟着你爹爹学中医的吧。”

    “你怎么知道?”翠玉问道。

    “闻出来的。”宋剑扇了扇周围的空气,“一股子中药味。”

    “有吗?我怎么没闻到?”翠玉吸着鼻子。

    两个人聊起了中医,然后扯到了神农架那边的植物药,宋剑看的书多,而且过目不忘,而翠玉则见得多,她爹很小就教她认识草药,对神农架一带的中药翠玉还是很熟的。

    如此一来,两个人越聊越投机,很快就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吱嘎”一声,中巴车停了下来,此时已经出了武汉市,中巴车在高速路上的服务区停下,道:“大家在这里吃个饭休息一下吧,四十分钟后出发!”司机大声道。

    众人纷纷下车,到服务区方便、吃饭。

    司机名叫猛子,是翠玉的哥,猛子身体结实,但是脑子不太好,没啥悟性,不适合学中医,毕竟中医这玩意,除了要求记忆力之外,对悟性的要求更高。

    宋剑和翠玉、猛子、朴天慧一起走下中巴车,到服务站中吃饭。

    自然是宋剑请客。

    猛子和翠玉连声道谢,四个人坐了一桌,聊起了神农架那边的事情。

    很快,四十分钟过后,大家重新上车,猛子继续一个人开车,朝着木鱼镇驶去。

    朴天慧再次坐到了宋剑身边,她的手悄悄的在宋剑的胁下拧了一下,低声笑道:“看不出来啊,你魅力挺大的,这么快就勾搭上人家售票员了。”

    宋剑白了朴天慧一眼,“你这是诽谤。”

    朴天慧咯咯一笑,道:“你不用狡辩,我这是夸你呢。”

    宋剑伸了个懒腰,道:“其实我只是在打听一些信息而已,哦,对了,我得向你坦白一件事。”

    “你说。”朴天慧坐在宋剑相邻的位置上,侧着身子,看着宋剑,“是不是你喜欢上了那个小姑娘了。”

    “白痴啊你。”宋剑叹了口气。

    “那就是喜欢上我了。”朴天慧自然道。

    “那更不可能了。”宋剑继续叹口气。

    “你找死……”

    “……”

    宋剑左右看了看,然后低声道:“其实我是去神农架寻找一株植物的,这株植物,嗯,对我很重要。还记得那一日大战过后,我在你房间里安慰你时吗,那时我看到你桌子上神农架的图片,才知道,我手中的地图所标注的地方,正是神农架外围的山区。”

    朴天慧脸色严肃了起来,道:“是这样,地图在哪了?”

    宋剑拿出来那个小本本,翻到最后一页,给朴天慧看了看。

    朴天慧看着上面简略的图画,低声道:“火麟花?这东西很贵重?”

    “十分贵重!或者说,独一无二!”宋剑道。

    朴天慧再次看了眼医叟所画的地图,道:“这地图也太简略了,只有大体方位,如果不找一个当地熟悉山区的导游,你根本找不到。”

    宋剑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不过我刚才在和翠玉聊天的时候,已经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人选。”

    “她父亲?”朴天慧道。

    “嗯,就是他。”宋剑很肯定。

    “畜生!”朴天慧道。

    “啊?”

    “我说你畜生!原来竟然在利用人家小姑娘的感情!”

    “……”

    宋剑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自己和朴天慧之间的关系似乎突然之间变得很好了,从一个单纯的生意伙伴,一下子变成了可以开这种暧昧玩笑的朋友。

    世界的变化可真快。

    宋剑转头看向窗外,再次想起了朴天慧那名保镖的死,他是因为自己而死的,而直到现在,宋剑都不知道那名保镖的姓名。

    宋剑倚在座位上,静静的思考着,他强行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一夜的事情,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找到火麟花,炼制出破阳丹,其他的事情,全都放下吧。

    中巴车再次停了十分钟后,便启动了,没多久,中巴车就下了高速。当天渐渐的黑起来的时候,中巴车便驶上了一条盘山公路,尽管盘山公路修的不错,但是坑坑洼洼的地方在所难免,而且它的弯度的确挺大,没有经验的司机定然不敢开来。

    宋剑算是明白了为啥出租车司机不敢开来的原因了。

    山路坑洼,汽车摇晃,宋剑肩头一沉,却是朴天慧靠着宋剑的肩头,在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