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全能司机 > 第一章 落魄后人
    “陛下,臣炼得真人延寿丹十枚,每十年服一枚,可使得陛下延寿百年。”

    “哦?可周全?朕之父皇,可全是因为吃了这些该死的丹药而突然驾崩啊。”

    “绝对周全,臣遍寻医书,偶得《上古真人书》三卷,这丹药炼制之法即是从那书上所来。”

    “既是周全,你便先吃五枚,来啊,左右侍卫,让宋御医服五枚丹药。”

    “不可!陛下饶命,这真人延寿丹效力极强,一年之内只能服用一枚,服用过多会魂魄出窍而亡……”

    “哼!一派胡言!左右,让他吃!”

    “咕咚……陛下,臣……臣冤枉……”

    “果然是毒药!来啊,将这罪臣拉下去,焚化尸体,另外,诛他九……算了,念他医术高明,曾多次治愈朕之疾恙,便留下他一点血脉吧。”

    史料记载:公元一XXX年,太医院首席御医宋天元意图进献丹药,谋害天子。天子怒,焚之,其时罪臣宋天元,仅二十五岁。

    ※※※

    华夏,江南省,姑苏市第三附属医院,住院部301病房。

    “啊!头好痛,这是哪里?这些是什么?陛下,臣真的冤枉……嗯?我是宋剑?我怎么成宋剑了?我是大名鼎鼎的大宋太医院首席御医宋天元啊。”

    猛地睁开眼来,急促的呼吸着,很快宋天元便明白过来,自己的灵魂穿越了,并且附体到了自己后人的身上,也就是说,现在,自己成了宋剑。

    “你醒了。医生说你吸食海、洛因过量,熬不过去了。”旁边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虽然清冷,但是嗓音很动听。

    宋剑微微转头,看向那声音处。

    洁白干净的病房里,一名俏丽的女子站在床前,头发披肩微卷,金黑色的职业短裙装勾勒出娇俏身段,明媚皓齿,略施粉黛,十分漂亮。

    “许思?”宋剑嘶哑着开口,他本该不认识这个女子,但是现在,他一口就叫出了这个女人的名字。

    “嗯,你既然醒了,就先在医院里好好休息吧。我还要赶回公司。”许思说完,就要转身。

    “砰!”

    病房的门被撞开了,接着一个秃顶的中年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粗着嗓子喊道:“思思,既然你这倒霉丈夫已经死了,咱们就赶紧把他推到太平间,尸体捐献给医院也就完事了。还发什么丧啊,你都还没过门,凭什么要给那混蛋披麻戴孝。”

    许思转身,轻声道:“爸,你别说了,宋剑已经醒了。我先回公司,你也该忙什么忙什么吧。”

    说完,许思踩着三公分的半高跟鞋,走出了病房。

    这开门闯进来的秃顶,名为许强三,是许思的父亲,也是宋剑名义上的老丈人。

    许强三呆呆的看着病床上的宋剑,一脸的惊愕,随后他“呸”了一声,低声骂道:“真是祸害遗千年,王八命!医生都说死透彻了,没想到又活过来了。妈的!”

    许强三骂骂咧咧的后退,“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了病房门,起身去追自己的女儿了。

    宋剑躺在床上,脑袋在一阵一阵的嗡嗡作痛。

    “原来是这样!那五颗真人延寿丹果然让我立即魂魄出窍,只是由于丹药的作用,我的魂魄并没有散,而是一眨眼穿越时空,来到了我后人的身体里。”

    “由于我后人刚死,记忆还没有消失,我融合了他的记忆,所以脑袋发胀,并且,对周围的一切一点都不陌生!”

    “昏君啊昏君,一会查一查历史课本,看你活了几岁。我好心炼制的丹药你不服用,还把我生生害死!”

    “不过虽然昏庸,你倒还不错,给我留下血脉,或许也正是因为血脉相同的原因,我才能成功附体吧。”

    “只是,该死的,我的后人怎么能混的这么惨!我怎么说也是堂堂太医院首席御医,怎么后人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宋剑使劲晃了晃脑袋,爬起身来,想要倒一杯水。

    只是一抬胳膊,宋剑才发现,自己这具身体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简直比七十的老太婆还要差劲。

    “该死。白、粉,好强的毒性啊,看来我必须得赶紧给自己解毒才行。”宋剑一边嘀咕着,一边摇晃着倒了一杯热水,然后也不管烫不烫,直接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一杯水下肚,宋剑的脑子完全清醒了,很快,所有的事情,宋剑都想了起来。

    其实就在半年前,宋剑的家庭还是非常幸福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大型医药公司,生产一些医疗器械,也做研发,当然,更重要的是销售也很不错。整个姑苏城一半的医药市场,都被宋家把持着。可以说,在整个姑苏城,宋剑的资产也是排的上号的。

    宋剑也很争气,聪敏好学,从来不惹是生非。从十岁到二十二岁的这十二年时间里,宋剑一直在国外读书学习,年仅二十二岁,却已经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化学专业研究生。

    只是一年前,宋剑突然在美国染上了毒品,导致思维能力直线下降,被迫退学,无奈只好返回姑苏城。

    在父母的帮助下,宋剑克制自己,曾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沾染毒品,并且在父母的安排之下,和许思有了婚约。

    许家也是姑苏城中的望族,两家算是门当户对,所以虽然宋剑和许思见面之前根本不相识,但是见面之后也都没有反对,大家都很看好这个婚约。

    只是,半年前,一切都变了!

    宋剑知道自己的父母一直在筹划一个大的项目,他们投入了所有的资产,一旦成功,宋家将会一飞冲天。然而,半年前,突然的一场车祸,夺走了自己父母的性命。

    父母走后,公司的几家股东突然要求撤资,而此时,因为那个大的项目,公司的资金本就紧缺,几家股东的突然退出,直接导致了宋家医药公司的破产!

    宋剑也在这个时候,被人蛊惑,重新染上了毒瘾!

    半年时间,父母所留下的私人资产很快就被宋剑吸光了,后来,宋剑变成了流落街头的乞丐,若不是许思收留了他,现在的宋剑,早已横尸街头。

    家道彻底败落,许思便让宋剑来自己的公司工作,随便给宋剑安排了个司机的工作,每月工资一万。只是宋剑彻底沉迷在毒品中,就在昨天,他和几个纨绔子弟在迪厅偷吸毒品,结果这一次的海、洛因纯度太高,宋剑一次又注射的太多,于是,他就彻底昏死过去。

    被送到医院后,医生说熬不过去了……

    “咳咳……”

    想起这些,宋剑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眼神中露出几抹悲伤,“不肖子孙,不肖子孙啊!我二十三岁的时候,已经是太医院首席御医了,你却是个半死不活的毒鬼!哎,罢了罢了,一千年前我因为邀功心切,被昏君处死,留下孤儿寡母,说起来,真是愧对列祖列宗,现在也没脸责备你了。”

    宋剑嘀咕着,想要直起身体,但是他发现,就连直腰的这个动作,对现在的自己来说,都困难无比。

    “该死的,必须得先把这海、洛因之毒排出去才行。嗯,这毒性太过阴柔,不用猛药只怕不好使。”宋剑爬起身来,双手扶着自己的脑袋,给自己设计治疗方案。

    病房外,许强三急急忙忙的追上自己的女儿,一脸谄媚的笑道:“思思,思思,周日你看有没有空,不如咱们一起去吃顿饭如何?”

    虽然许强三是许思的老爹,但是在许思面前,许强三一直都没有什么底气,因为许强三是个整日花天酒地、不学无术的主。许家现在当家做主的,是许强三的爹,也就是许思的爷爷,许海天。徐海天对许强三已经绝望,下一代许家的接班人,便是许思,而不是这个秃顶许强三。

    许思皱了下眉头,道:“没空。最近公司出了些问题,我没时间。”

    许强三立马谄笑道:“思思啊,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周日我约了小王一起吃饭、打高尔夫,咱们就一起去吧。”

    许思听到“小王”这个名字,眉毛轻轻一竖,冷声道:“爸!你也知道,我和宋剑是有婚约的,宋剑没死之前,你不要再给我介绍些乱七八糟的朋友。就算宋剑死了,也不用你介绍!”

    说完,许思踩着半高跟鞋窈窕离去,惹得周围的医生和病人,一阵侧目,毕竟顶级的美女也不是能随便碰上的。

    “王阳可不是乱七八糟的朋友,他可是宏远公司的下一代接班人……哎,你这不争气的闺女,就不能给我个面子,我该怎么给王阳交代啊,每次去金碧辉煌可都是那小子付的钱。”许强三哭丧着脸,嘀嘀咕咕的回了病房。

    病房内,宋剑已经站起身来,脱下病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他已经想到了解除自己体内海、洛因之毒的方法,只是翻遍自己所有的口袋和钱夹,也没找到一分钱。

    “砰”的一声,病房门被推开,许强三一脸厌恶的闯了进来。

    “喂,许叔,能借给我五千块钱吗?”宋剑见许强三走了进来,开口问道。

    “钱?你他妈还敢问我要钱?你吃我女儿的,住我女儿的,花我女儿的,老子是她爹,也没见她给过老子一分钱!你,赶紧出院、滚蛋,这押金剩下的钱,归我了。”许强三本来是打算把宋剑尸体直接捐献给医院的,这样多少也能有笔收入,现在宋剑没死,许强三只好打起了住院押金的主意,那里面可还剩着七千多呢。

    不得不说,人到中年还混成现在这模样,许强三也真够悲哀的。

    宋剑半张着嘴巴,看着眼前这个老丈人,随即就明白,自己的确是找错人了,自己这个便宜老丈人巴不得自己死呢,而且他本身也是个吃喝嫖赌的穷光蛋,哪里会有钱给自己?他的口袋比他的脑袋还要光。

    宋剑无奈,走出病房,心中思考着要不要先向许思借一点,毕竟没有钱就没法买中药,没有中药,也就没法治疗自己体内的海、洛因之毒了。不过想想许思那冷淡的眼神,宋剑便作罢了,堂堂七尺男儿,还要看女人脸色行事,这岂能忍受?

    “哎呦!格老子的,痛死老子咯!说好了一天治好老子的歪脖子,现在老子脖子不仅没好,还痛死了!三千万的合同,你赔得起吗?”此时楼下传来四川汉子的一阵暴骂声。